Unsettled

热情过后,还剩下什么?

当我在斯里兰卡的Colombo South(CS)分会做exchange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由他们LC自己举办的Conference LEAD CS。由于这是我第一次参加AIESEC的conference,这对于我来说是一次全新的体验。因为AIESEC的宗旨在于培养能够致力于解决worldwide issues的leader,在Conference的一个session中CS分会的LCP Danuna提出了一个问题,“Is AIESEC really producing leaders for world issues?”。之后的conference让我知道这样的问题不过是一个形式化的东西,在全世界各地的conference中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并且每个与会的delegate都会回答“Yes”。然而,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我并不确定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我在1月5日来到斯里兰卡。我的TN,switch off,开始于1月12日。而参加会议的日期是1月28日。在参加会议的时候,我的项目已经开始了17天。而在这17天中,每次别人问我“你在斯里兰卡做志愿者主要做什么呀?”之类的问题时,我总是难以开口,直接用job description上的介绍搪塞过去。因为在这两个星期里,除了两三个与校长的meeting之外的时间基本全在旅游。由于这段时间正是斯里兰卡的考试季,AIESECers也都有繁重的学习任务,所以很难为我们做好安排。而我们的主要任务——为一个位于山区的贫困村庄筹资供电——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复杂问题:在网上根本无法搜集到与村庄相关的任何信息,而供电所需要的地图数据更是难上加难。

     如果是两个月前还在上海的我,被问到“Is AIESECrealally producing leaders for world issues?”这样的问题时,我想我的回答会是毫不迟疑的“Yes”,因为所有的宣传材料都告诉我AIESEC提供了一个很棒的国际交流的平台,扩展了全新的视野,并且能够真正的解决社会上的某些问题...在每次活动之前你都会大声喊出“What‘s up” “Fuckingexcellent”,声音响到连你自己都忘记现在真实的感受到底是什么,只是觉得热血上涌而已。然而当你真正地踏上一片异国的土地,你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的简单:这里的AIESECers没有像之前returnees们说的那么nice,项目也不像JD中说的那么美好,所面对的问题更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解决。你发现自己仅有的热情在与生活条件的艰难斗争中消磨殆尽,所剩下的天算一天的心态,希望时间快点过去,或者干脆改签逃离这里。

     在conference之后的某一天晚上,与我同寝的巴西小哥看出了我对项目进程的担心,问了我一个问题:“how much time is left for you?”

     我回答:“Two weeks”

     “You know what?Everyone in the team isworrying about the project. I also thinks that i have wasted my past threeweeks here. But look ahead. Two weeks is enough if you really want to dosomething”

     对话内容大致如此,之后我明白了两点:1、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抱着一个自己的远大理想,都想要做点什么 2、纯粹的担心于事无补,需要的是action。

     就在那个晚上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我们自己提出要求与AIESEC的成员开了一个小会,要求他们加快进度,重新安排日程表。在另一方面,我们意识到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根本不可能在所剩的这两个星期内完美解决,因此我们把目标从解决问题转变成了提供思路,作为第一个接手此项目的team,我们并不奢望能把这个问题圆满解决,而是希望能够走好第一步,为这个问题在长期之内解决做好铺垫...之后的工作变得越来越顺利:我们前往大学中与有关的教授讨论,探讨能否通过太阳能或者生物质能的方法提供电力;除了能源公司协商之外,我们策划通过公众筹资资金;我们成功与当地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达成协议,由他们为我们提供场地举行light-offparty,同时宣传我们的项目并且争取筹集资金...而所有的这些,都不在原本的AIESEC的工作安排之内,与其说我们是在完成这个项目,不如说我们是在帮助AIESEC重新策划这个项目。

     如果你现在问我:“Is AIESEC reallyproducing leadership?”我想我的回答是“It depends on you”。如果你来到这里只是原原本本按照当地LC的安排完成任务的话,你永远也不能培养出所谓的leadership。当你怀着满腔热情准备踏上自己的海外志愿者之旅时,我希望你能暂时忘掉所有AIESEC教你的“Fucking excellent”,认真的问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完成这个项目?”。在热情被时光销蚀之后,希望你留下的是一颗理智的头脑和一份责任心,来让自己的六周变得真正“excellent”。


评论
热度(3)

© Unsettled | Powered by LOFTER